我的兄弟姐妹

作者:兄妹亲情 人气:5 发布时间:2010-11-15

我的兄弟姐妹 文章内容摘要:那段开心的日子是整个夏天最动人的时光,明媚得闪烁着笑容。虽然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远去,思念却仍在蔓延,伴随着青春和欢乐、融合与认同,一直延伸到海峡的那一边 今年假期我参加了山东大学第五届海峡两岸孔孟故里寻根夏令营,和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、东吴大学...

  

  那段开心的日子是整个夏天最动人的时光,明媚得闪烁着笑容。虽然一点一滴流逝远去,却仍在蔓延,伴随着青春和欢乐、融合与认同,一直延伸到海峡的那一边……
  今年假期我参加了山东第五届海峡两岸“孔孟故里寻根”夏令营,和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、东吴大学、大学、义守大学四所大学的师长共同踏访齐鲁大地的名胜古迹。一般回忆的颜色应该是暗黄色的,像旧了的老照片,而留在内心深处的那份却带着青柠的味道,靓丽得透彻心扉。
  清晰地记得,夏令营开营式那天天气分外炎热,知了都停止了鸣叫。阳光穿过树叶,把整个小树林照得透明。满怀愉悦和好奇的我,一直幻想着他们的样子,可真正看到他们并走近他们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我们之间并没有。
  最先认识的是台湾成功大学文学院萧琼瑞。在台湾四所高校的带队老师中,萧老师是唯一的男老师,四五十岁的样子,身材高大且有些发福,头发略显花白,皮肤黝黑,带着一副近视镜,笑容可掬地站在老师行列里。在以后的接触中,才慢慢领略到这位亲切和蔼的台湾老师的幽默与活力。萧老师的典型装束是长裤短衫,外加一款跨肩的背带,显得休闲而绅士。只要有萧老师在的地方,总是洋溢着欢笑。他的幽默和活力会感染到每一个人。在旅途中,大伙集体起哄,让萧老师唱歌。在一片欢呼声中,萧老师悲壮地走到车前,面对着大家“严肃”地调侃:“让一个——会唱歌——懂唱歌的人——在这种场合下——唱歌,简直是一种——耻辱!但——我还是——让你们糟蹋……”“哈哈……”大家笑得四脚朝天,得要爆炸。最后大家笑得浑身无力,萧老师也解说完毕,并果然用他那响亮浑厚的声音给大家来了一首的小夜曲,深远,包含,引得大家鼓掌叫好,掀起旅程中一个小高潮。
  作为带队老师,他并没有过多地限制的行动。相反,他却异常的开明。一般公共活动结束后,时间较晚。学生们想出去看看,又担心老师不允许。他仿佛看出大家的心思,对学生说:“的时间属于你们,你们要充分利用。既然来到山东就去亲近她,不要,想做什么赶快去吧。”学生们便兴奋的跟随着我们跑出去,尽情享受大陆夏日夜晚的凉爽。
  和成功大学的师生相比,台湾大学既内敛又深沉。吴孟谦是台湾大学中文硕士生。他很特别,注定会走进我的文字
  第一次相见是在开营式结束后的联谊会上。他做自我介绍时,用正宗的普通话吟了一首古诗。在一片台湾口音中,他也算是特别。吃饭的时候,他坐我对面。只记得当时这个高高瘦瘦的不太说话,独自去拿饭,回来静静地吃。大家敬酒时,他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不喝酒”,又补充了一句“宗教信仰。”我很好奇,问他什么信仰。他淡淡地说,佛教。接下来的消夏晚会上,孟谦了布袋戏,一人分饰好几个角色,模仿得惟妙惟肖,着实把在场的同学震了一下。
  和孟谦熟悉是在夏令营第二天的大明湖公园。大家非常兴奋,感叹着眼前的美景,三三两两地簇拥着拍照。孟谦没有,他独自拿着相机,独自着风景,静静地拍着牌匾、塑像、碑刻,很用心地观察。这时,我才真正地注意到面前这位看似腼腆的大男孩。他戴着大盖的遮阳帽,太阳,就把帽沿拉下来。大大的,单纯清澈,活像一个洋娃娃。一贯的表情是,笑起来也是静静的,非常儒雅。他不和谁特别亲近,也从不掉队。他从不多说话,异常的安静。他并不活跃,没有太大的动作,偶尔的驻足和目光的停滞,似在思考。单纯的外表和的举止形成了一对很有意思的矛盾。我有时感到非常奇怪,怎么会有如此安静的身影和如此安静的心!
  猜想可能与他的信仰有关。后来我才,孟谦的家人也都信仰佛教。小的时候他对此并不明白,就跟着大人信,长大了以后自己看书,被佛教深深吸引,就自觉地信仰。可能受这方面的影响,孟谦特别关注中国,思考,在这边也买了不少哲学类的书籍。带队的康老师我,其实孟谦最痴迷于古代文学,他的兴趣和理想就是终生从事此项研究。我笑着对他说:“恭喜你,找到了自己的。对于一个人,这很不。”孟谦微微一笑,“是啊,我找到了。” 我竟有一种莫名的。孟谦真的和不一样,就像蓝色的水晶,清澈纯净又散发着睿智的光芒。他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,他会满载而归。
  来自东吴大学的六支金花,始终是我们的焦点。她们的活泼、可爱、友好,成为我们刻骨铭心的中最美好的回忆。她们就像一群,打打闹闹热闹非凡,善良又单纯,着实惹人疼爱。每次吃饭,她们所在的桌子最热闹,大家竞相碰杯。当一盘山东大馒头上桌时,清楚地听到了东吴大学姐妹们的惊呼声,居然纷纷拿出相机来拍馒头特写。她们很会摆pose,竟然在灵岩寺的香炉前摆起了“千手观音”。合影的时候,她们做得最多的动作就是集体亲我,让我忍俊不禁。我真得很遇到了这么一群可爱的小。郭沛琳毫无疑问地成为我们夏令营的领军人物,她的豪爽和大气为她聚集了众多的人气。刚开始大家彼此都很陌生,沛琳第一个走上台来自我介绍,大大方方的,还号召大家要地走上来。她的介绍很有趣,她说自己喜欢喝啤酒,能够找一个能喝酒的人陪她去喝大陆的啤酒。欢笑中一下子就拉近了和我们的距离。在车上的时间,沛琳主动拿起话筒,对着大家说:“我们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消遣一下,来,我们开始唱歌吧!”号召一出,得到四处响应。其实沛琳最拿手的倒不是唱歌而是桌球。一天晚上,听完报告后大家去俱乐部活动,沛琳在桌球台上给我们露了一手,出手老练,打得干净利索。
  六姐妹中刘兆婷是个乐天派,郭芊欣性格直爽,陈文曦温柔体贴,林佩儒和郑薏纹两个小家伙天生惹人爱,她们带给我最大的欢乐。记得那天佩儒拉着我的胳膊,问了我好多求学和规划问题,也告诉了我她以后的打算。我觉得这是我们姐妹最语重心长、推心置腹的长谈。小薏纹被大家称作“十三妹”,源于联谊会上她表演的“十三响”。看得出她来到之后的兴奋,对任何事物都抱有好奇心,常偷偷跑来咬着我的耳朵说悄悄话,眼睛笑眯眯的会弯成了一条弧线。爬泰山那天,薏纹特地买了一顶“香妃帽”,刚回来就迫不及待的给我戴到头上,还开心的扭着脖子来了两下新疆舞。
  最后两天的行程,我们山大学生不再跟随。我收到了很多台湾同学送来的小。有他们自己办的诗刊,有台湾的阿里山明信片,有台湾的卡,有卡通,有丝巾……看到小妹妹们偷偷哭鼻子,我过去劝慰她们。佩儒钻在我怀里,像个受伤的孩子,眼睛红红的。“,你在大陆,我在台湾努力,我们进步,好不好?”说着滚落下来。薏纹两眼泪水的跑来送给我一个卡通娃娃,“姐姐,这是送给你的,我觉得你和她很像,眼睛大大的……”说着我们拥抱在一起,泪水不争气的涌出来……她趴在我肩上,呜咽地对我说“姐姐,只有你才叫我薏纹……” 泪水早已打湿了我的上衣,只记得当时我们一一相拥,久久不能分开,视野是模糊的,时间仿佛停滞了。
  没有想到,短短数天的欢笑点滴竟然汇成最后的泪水离别。不论在什么地方,只要是感动人的就掉眼泪。是啊,心心相生。而如今的我也只能用孟谦的那句话安慰着自己——当分别终于不得不到来,我的心固然沉重,却并不感伤,因为我深深明白,人的一生有着各样的机缘,聚之与散,就如天上的浮云一般自然,当我们着缘起的当下,它就已在我们的心头深深镌刻,无论咫尺天涯,它将会始终陪伴着自己度过无数的悲欢喜乐,永不漫漶……

我的兄弟姐妹

责任编辑:admin

返回娱乐网首页 | Amusements
最火资讯
首页| 精图| 科技| 知识| 生活| 笑话| 人生| 娱乐| 情感| 养生| 美颜| 最佳| 微信
我的兄弟姐妹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
娱乐